About Blog GitHub

12 Feb 2016
这十年,关于工作

十年前,我根本就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上coding,变成一个程序员。

2006年进入大学,专业是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,迷茫的渡过了4年,当然期间也曾努力过,但大多数时间都是混日子而已,临近毕业,工作签了一个打着飞毛腿名号招聘的西安本地通信公司, 公司当时大量招人,听说是在竞标项目,需要提前做通信人才储备,至此,我开始了我短暂的网优生涯,经过了紧张的培训学习之后,学校一起签工作的人慢慢脱颖而出,也可能是我们几个觉得工作来之不易,相对比较珍惜,培训完考核我们基本都是优秀员工,还记得和猴哥一起为了大四期末考试奔波回学校,培训期间追剧,看球赛。第一份工作(注:这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工作,因没有签订劳动合同)学会了珍惜,也见识了残酷,培训期间有个别学员上课玩手机,当场解除三方协议,培训时我还因为积极回答问题被老总点名表扬过,当时别提有多开心,也检验了我研究生导师说的一句话,要成才就要主动。然而接下来剧情发展也是我没想到的,传言公司竞标项目失败,所以招聘的大量应届生没岗位实习,于是开始有人解除三方协议,重新找工作,猴哥比我快,违约后签了武汉烽火通信。我却迟迟下不了决心,因为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,好不容易有份工作,并且培训完我还觉得自己挺喜欢这份工作。也许老天眷顾,又或者我一贯的好运气这时候显灵了,之前找工作时中意的一个贵州公司竟然愿意要我,让我寄三方协议。主要这个公司地处我大贵州,并且是航天科工集团下的一个军工单位,那时候的我啥都不懂,听到军工单位就觉得肯定不一般。当时应聘这家公司是听同专业的同学签了,然后打听了一下,直接过去找该公司的HR,因为我就是贵州人,看能不能因为这个优势把我要了,记得当天大雪纷飞,我在西工大校内的一个宾馆外面等了好几个小时,就是为了见该公司的HR一面,看看有没有可能回贵州工作,那时候西安地区招聘已经结束,当天就准备去下一个地方,下午HR就要离开西安,可能HR觉得我等得辛苦,答应见我一面,收下我的简历,说了一句我觉得没戏的话–“简历我先收下,有需要我再联系你”

可是我万万没想到,在我想违约,想换一个工作的时候,HR竟然给我打来电话,问我愿意回贵州工作不,可以给我一个offer,从我给他简历到我收到offer,整整已经半年了,别提当时有多兴奋,能回大贵州工作了!于是果断违约,违约流程也是一波三折,也感谢老李和老胡当时给我提供的违约金,因为当时觉得临近毕业,不能再问家里要这笔钱,也不能让他们知道,为我担心,所以找了老李老胡帮忙。原单位违约一切顺利,但学校不愿那么快就给我办理违约手续。贵州HR又催着要三方,给了2周的期限,学校又不给办理,主要就是故意为难一下学生,让其他人知道不要随便违约,最后在我研究生导师的协调下,学校终于给我办理了违约。我记得我是跑着把三方寄回贵州的。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过程,因为只有三方协议被新公司盖章后拿回学校才算最终生效。当然最后我还是有惊无险的被贵州的公司录取。经历了这些曲折,我学会了等待,学会了感恩,也再一次印证了研究生导师说过的话,要成才就要主动。于是开始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–质量管理员。当时觉得作为一个航天人蛮自豪的,为祖国的国防事业奉献自己的一份薄力。在遵义,有太多的回忆,和小方,苏队和潭班喝完酒回来在七区小亭子谈人生,谈理想,谈目标。和大兵,型男和跃龙七区门口烧烤摊喝酒吃肉,畅谈人生,和部门同事一起吃遍遵义美食,和Jell一起大坪买菜做饭,高中同学十几人一行造访遵义,没地方睡,通宵聊天喝酒叙旧,别提有多痛快……好时光总是过得很快,工作近一年后,我辞职回西安考研,考研结束后,我觉得估计没戏,所以直接找工作了,可能是和军工单位比较有缘分,第二份工作找到兵器工业集团下某小公司,地处长安区,主要负责通信产品的技术支持,当时还是在猴哥的赞助了下,才在长安租下房子。如果要说我人生有低谷,目前看来就是考完研至第二份工作入职前这段时间了,太多的无助与迷茫,让我觉得当初离职考研难道是一时冲动?在长安将近半年时间,和师傅一起去过内蒙,也去过东北,也南下去过广州,当时觉得挺有趣,也长了不少见识。也和电信科的真三铁粉在长安通宵玩过游戏,聚会,也开始让Jell奔波于西电和长安,还记得每次来长安都会去看看义卖的店有打折没。前面说过,我一贯都是好运伴随,这不,考研分数出来了,虽然未能考上西电,但是如果想读研,还是有可能的,于是开启我的考研调剂之路,由于分数也不是很高,最稳当做法就是调剂回本科母校了,虽调剂过程也几经波折,最后还是顺利的被母校录取了,专业电子与通信工程,于是离职上研。由于之前的两份工作自己都没找准方向,也没有学到什么技术,所以我想通过研究生生涯重新规划下以后的工作方向,于是研一上课之余,利用周末报名参加了一个嵌入式培训班,开始接触Linux,写代码,很快研一结束后,我就直接找实习单位,参加实习,实习单位是航天某研究所的下属公司,貌似和航天有缘,又做回了航天人,因为之前自己也做过一些嵌入式培训,有一定基础,所以在单位做一些嵌入式方面的底层驱动开发工作,主要使用STM32开发平台,实习了大概有4个月后,我觉得和我当初规划的职业发展方向不太一致,我想做Linux应用开发,但是在这里实习,不能接触Linux,只能做一些底层驱动开发。于是我离开了实习单位,再一次从航天走了出来。

开始重新找实习单位,很快找到第二家实习单位,一个北京的软件公司,也就是我现在的工作单位,主要做集群作业调度软件,类似电脑界的滴滴打车。滴滴打车负责调度出租车和私家车,让闲置资源有效利用起来,公司集群调度软件也是为了更合理的利用电脑的闲置资源,我通常这样给别人解释的,这隐喻还算适合。由于之前工作都是在国企单位,来到新的实习单位后,我发现,原来上班可以不打卡,多睡会也可以,原来电脑联网时工作效率其实是提高了,原来上班氛围可以这样轻松,自由,于是我爱上了这里。至此,我开始接触了一些真正意义上程序员,也喜欢上这个行业,无coding,不nice。时间过的很快,实习了快一年半时,我鬼使神差的离开了实习单位,回到学校参加校招,重新找了一个广州国企,也是军工单位,岗位软件设计师,在广州工作4个月后,由于一些个人原因,我又厚着脸皮回原实习单位,具体可以参考这篇博文,继续我的coding life,享受编程,继续前行!

本文于2016年春节回家西安-贵阳火车有感而写,主要叙述了从大学本科到研究生毕业的就业历程,记录下来是为了让自己以后再做决定时多多参考,让自己在选择时不至于盲从,而是遵循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,干自己喜欢做的事即可!



LEo at 23:37

About Blog GitHub